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8-31

查了一下,好象目前从中国汇往海外的小额汇款最低汇费需要2.9%+0.3美元(paypal)。Google checkout在中国没提供服务呢,所以不能算。
  网络交易单笔金额一般多少钱?根据中国人民银行1月30日向社会公布《电子支付指引(第一号)》,银行通过互联网为个人客户办理电子支付业务,除采用数字证书、电子签名等安全认证方式外,单笔金额不应超过1000元人民币,每日累计金额不应超过5000元人民币。
  如果雇外国人陪中国人练口语,支付起点不能超过一百美元吧?那么在三百美元以内时,汇费都不会低于3%。
  一般使用网络产品及服务的单次充值额在50到200元间的比较多,按平均每笔一百元计算吧,每次开发票通过挂号信邮寄的话,挂号信的邮寄费用就要3.8元,加上信封,开票人工(写信封,装填等)费用,得四块多一份,超过四个点。
  通过网络组织的教育产品,成本本来就比边际成本只剩硬件费用的游戏之类数字产品要高很多,汇费和发票邮寄费用都那么高,比实体学校高太多了,怎么能降下来?

2007-08-20

前天在一个翻译QQ群里,有人把一句英文翻译成“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请大家不要再讨论”,我说也许“事情已经过去很久,请大家不要再讨论了”更合适(调整了一个“了”字,语感上更柔和,更符合祈使句风格)。
  高中时英语老师说语言很多时候就是习惯,比如说有杯子、盘子、筷子但没有“碗子”。
  再回过头来看我曾经问谷歌帮助中心是否用的机器翻译(
http://blog.sina.com.cn/u/59191ea60100075c),中文帮助中心里的话是“google会通过更改结果顺序来插入笑话或发送消息吗?”在吴鲁加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23130a0100075z.html)上有人说这是鸡蛋里挑骨头,并给出了原文“Does Google ever insert jokes or send messages by changing the order of its results?”即使完全忠于原文,翻译结果也应该是“google会干预结果顺序以插入笑话或发送消息吗?”而更便于中国用户理解的意译应该是“google会为插入特定信息而干预查询结果吗?”(这不是在攻击百度竞价排名嘛?)
  翻译应做到“信、达、雅”,谷歌帮助中心里的这句中文译者,既没有完全翻译出原文想表达的意思,也谈不上通顺,至于说结合中国国情给出合适意译,恐怕谷歌很难做到了,因为李开复自己都曾经在论坛说自己的中文不好嘛。
  其实,雇几个中中翻译,比如个人站长之类的兼职检查一下这些信息,不难吧?说到底,还是谷歌太骄傲了,没把中国放眼里。
北京女病人(http://lome.blogcn.com/diary,9578984.shtml)说“您什么时候见过老虎忍气吞声照顾小咩咩的情绪陪鸭玩耍的?”八秃子说“用户是上帝,我是无神论者。”我暗暗地思量啊:“如果谷歌真拥有足够的聪明(符合其骄傲态度的聪明),为什么允许那么愚蠢的翻译挂在帮助中心页面?那样的翻译,有还不如没有呢,真丢人。”

2007-08-10

王小东的《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里写到这样一个例子:
————————以下为引用————————
  美国大夫与印度秘书
  1996年美国之音中文节目中一个有关信息时代的小故事很有意思。故事中说,美国大夫有一个习惯,就是看完病之后自己不写病历,而是口述病历,由专门负责誊写病历的秘书记录并打印出来(这个习惯在我们中国人看起来可能是太傲慢了)。在信息时代之前,高度工业化的美国已经采用了阿尔文·托夫勒所说的“第二次浪潮”的办法来更有效率地处理这件事:出现了一家专门负责此事的公司,美国任何地方的医生看完病之后,只要对着特别设置的麦克风口述病历,公司里的高度专业化的记录员就会记录下病历并打印出来,几分钟之后便通过传真返回医生手中。但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但我认为(显然美国之音也这么认为,否则它不会把这个故事挑出来广播)意义深远的变化:这家公司把记录业务搬到了印度,现在,美国大夫仍在麦克风前口述病历,但他的信息不是留在美国境内而是通过远距离通讯网传到了印度,由印度秘书记录并打印,然后还是在几分钟之内又传回美国大夫手中。

————————引用结束————————
  如果你是一个美国医生,现在有这样一个解决方案,依然是你对着麦克风口述病历就行,但是软件可以把你的口述直接变成文字,可能有少量错误需要你再花一点时间修改,当然,这种工作量也许是非常轻微的。
  那么,在你的秘书是你身边的真人时,你会换用软件自动转化的方案吗?
  在你现在使用的只是电话线那头的服务时,你换软件自动转化的方案是不是会更痛快一些?


  身边的秘书和电话线那头的秘书本质上说没什么区别,换用软件方案都会使她们失业,但是对于美国大夫来说,感情上的差异是很悬殊的,一个是看着软件使身边的真人失业,一个是有效率的软件降低了外购服务的成本,在服务外包的情况下,雇主们更容易纯从经济角度出发换方案。
  速记服务是这样,网络服务也是如此,要争取让服务人员与服务对象之间建立感情,甚至模糊服务与被服务界线,典型如网络社区服务,让用户参与管理,将某些地盘出租给用户,靠用户之间的情感维系社区稳定。

2007-08-06

前几天笑老帅哥电池太费,说起那个古老的笑话:有人有一块功能非常强大的手表,只售一美元,有人很高兴地买下了那块手表,连手表一起的还有一个沉重的行李箱——与手表配套的电池。
  老帅哥听笑话之后说美国军方悬赏五百万,要解决军人随身电子设备的能源问题,据说如果不解决,军人随身电子设备配套的能源需要二十几公斤电池!
  这么多电池,确实会给行军造成很大负担哦,而且,电池每次充电需要多长时间?二十几公斤电池的续航时间多长?
  我凭印象告诉帅哥,储氢的燃料电池效率不如燃油发电,今天一查资料,果然,储氢效率太低了,10%都不到,也就是说一公斤储氢燃料电池里只有不到100克的氢,氢的燃烧值虽然比汽油高三倍,算下来还是不如汽油方便。而且氢燃烧的生成物——水是排出电池还是背着一起走呢?要是背着一起走,还要加氧的重量,更是可怕。如果使用燃烧值只有氢三分之一的汽油,那么不考虑氧也不考虑氢或者汽油的燃烧引擎,只需要储氢电池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重量的汽油就可以了。
  汽油之类的燃料燃烧供电有两个问题:1.背着装液体燃料的容器行走时因为燃料重心会随着人的运动而运动,会增加人的负担;2.如果使用固体燃料,燃料无法自动输送给燃烧引擎。至于说氢比汽油环保,得先看储氢电池充电时的电力生产过程是否环保吧?而且由于储氢燃料电池需要二次转换(耗电制备氢,再燃烧氢转换成电),损耗也是不环保的。而汽油之类的燃料,完全可以找生产过程比较绿色的。另外,军用品啥时候考虑过环保的?
  如果随身电子设备单位时间能耗低,完全是从追求续航时间考虑需要二十几公斤电池的话,使用太阳能服装可以适当减少对电池的依赖(白天用太阳能服装供电,晚上用燃油发电),这样的话,可以把原来需要二十几公斤电池的方案减少到五公斤以内。

2007-08-02

那天一个朋友问我公交IC卡能不能破解,我说可以破解,但是有效期会很短,因为公交车上的数据每天都要联网对帐。而如果专门面向出租车乘客销售,一来用户量不足,二来出租车司机单次损失高,所以用户风险太大了,会很容易把事情暴露出来,况且现在技术这么发达,联网成本很低,破解只是会加速实时联网对帐进程而已。破解还有意义吗?
  然后我又向他讲了上个世纪发生在南京的电话IC卡破解事件:一个可以给电话IC卡充值的设备售价大约三百块钱(渠道价),学生购买以后可以向同学提供收费充值服务,以一折、两折价格提供,很快就可以收回成本并盈利,所以设备销售不错,成本回收比较快。那时的电话IC卡破解事件之所以暴露得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电话IC卡的对帐流程复杂,长话业务对帐更复杂(当时固话实现了当月结算,但是移动电话的漫游费往往两三个月才结算,早期甚至用传真发送对帐单),而且牵涉实体卡的出库、激活等流程,本身系统就允许一定比例的错误,这样,在IC卡业务本身很火的时候,破解的IC卡可以消费就不奇怪了。
  有人要问,信用卡不是实时对帐的么为什么也能被盗用?如果我告诉你,信用卡盗窃集团压根没打算偷用户的钱,你信么?信用卡盗窃集团的流程是:
  1.使用木马程序或钓鱼网站盗窃与信用卡有关的信息;
  2.软件筛选,筛选结果打包发送到低工资地区,通过人工测试信用卡有效性,如果有效,用于帮平台用户购买特定商品(并以正常价格的三到五折向用户收费);
  3.将盗用过的卡号加入黑名单,以后不再盗用该信用卡。
  所谓特定商品,往往是金额小且无法退货的一些商品,比如收费频道的收视费(十几二十美元),由于金额小,信用卡被盗用的用户往往会没注意到,注意到了之后向信用卡公司申请拒付这样的小额消费,也不会引起信用卡公司的调查。而不能退货是什么概念呢,因为有些数字产品的通信方式是单向的,你只要把产品激活了,服务方无法中断对你的服务。至于说服务方少收了钱会不会报案,也许人家就是用这个办法占领市场呢?
  想当黑客,起码了解一下以前的同行是咋做的,现在又是啥形势,黑客也有成本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