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7-17

先贴段ppseek概述的节选:
1.1Ppseek能做什么?
如果一个搜索引擎能够让你搜笔记本硬盘时,约束供应商地点和网页更新时间,给出各大网站上你所要求规格及品牌的笔记本硬盘报价,并如你所愿按价格排序,对你有用吗?
Ppseek对新闻、文章、供求信息、企业资讯等各种网页进行格式分析,并按相应类别网页格式进行归档,支持较传统搜索引擎更多的计算关系,比如你可以搜不同交友网站的都在某个城市的有联系方式的女青年,并按你要求的格式项(*)排序。
搜指定出处、作者及内容的文章,并按时间排序,可以了解一篇文章的转载情况及时间顺序,尤其是对重大新闻,这样做可以避免把愚人节消息当爆炸性新闻。
如上所述,Ppseek就是对不同格式网页进行格式分析,并按格式项(*)进行数据整理,使格式项可跨网站计算,并能输出计算结果。
*格式项:对网页进行格式分析,提炼出来的、可用于不同网页之间进行计算的网页元素,比如作者、出处、价格、内容、性别、年龄、收入、更新时间等。(另,网站响应速度将作为一项格式项被保存,有些用户会对网站响应速度有要求,尤其去下载站时)。
1.2与专业搜索引擎对比
如果将ppseek与目前的搜索引擎类比,BT下载、豆瓣、博客搜索、IM内置档案文件搜索(即搜人)等专业搜索引擎所做的事就是ppseek要做的,不同的是,这些专业搜索引擎搜的都是某一个方面,而且BT下载和IM内置搜索引擎只能搜本网站内数据,豆瓣也仅限于所关注网站,而ppseek是可以添加专业和不限网站的。
1.3与普通搜索引擎对比
与普通搜索引擎对比,最大不同就是网页格式分析并按格式项整理数据,使用户可以按格式项搜索及输出,并可设定按某格式项排序,更方便用户获取有用的信息。


最近减肥,克制胃口的同时好象脑子也生锈了,唉,这个项目,真不舍得停呢,但是,好繁琐啊!!!!!!!!!

2006-07-13

今天产品经理让帮忙回复发在论坛里的一个贴子,他说他不回复的理由是打字慢,但又希望用户觉得提出的意见受到关心。
他当时对回复用户用了一个英文单词,我告诉他我不懂英文,问他能不能用中文,结果他接连换了几个词都觉得词不达意,我问:“是不是‘评论’?”他说是,当时我觉得我有点刻薄了,赶紧想说句笑话冲淡一下,就说,没事,有人一喝多酒就满口跑英文,产品经理脸都要红了,说“我没喝酒也满口跑英文”。就走了。
我是不是有点太刻薄了?

先来几个例子:
1.哥:你好我是小雪!很久没联系了,最近好吗?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小女孩,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所以想把第一次开了给家里寄点钱,你看这事能帮帮忙吗?
2. 尊敬的用户,您在yyyy/mm/dd hh:mm:ss和yyyy/mm/dd hh:mm:ss有两条短信接收失败,回复A重新接收。
3.我是小四,你明天在单位吗?我明天休息,想去找你玩。Ps:现在老板在上面讲话呢,估计还要讲一小时,我手机没电了,用同事手机给你发的短信,不要回电话,回短信没事。
这几条短信都是骗上行骗包月或按条费用的,哪条最具备欺骗性?

粗放经营时代,买号码,群发,然后回复达到一定比例(比如3%)就可以赚钱,几厘钱一个号码(新鲜的未被轮过的号码回复率高,但价钱也贵,有的达到几分钱,综合下来毛利率差不多),日发送量百万时一条短信2.5分钱,回复率达到6%时毛利率可以达到100%。只要BD搞得定,群发量能上去,利润就有保障。

但是在监管日益严厉的今天,还采取那样粗放经营的做法,简直是又笨又浪费,对第一条群发短信有回复的用户,骗他继续回复上行的成功率会很高的,一条上行能再收一、两块钱,为什么不呢?所以前面三个例子里,第三条短信就很典型了,一般这样的短信会使用正常手机号码(中间还牵涉一些技术手段,进行转换),回复都转到了人工座席,人工座席区分情况和用户聊天,避实就虚,七、八句才聊清楚原来是发错号码了。用户也不会怀疑(用户即使怀疑,由于使用的正常号码,要投诉也很麻烦),毕竟这样发错号码的情况还是存在的。不是有篇小说里说嘛,要藏起一片树叶的办法是用一个森林,那么,异常短信要不引起人的怀疑,当然是要背景化,和平时错发的没两样才行。回复多了七、八条,减掉座席费用及其他一些相关费用,毛利上升十几倍。由于欺骗性强,投诉率也低,即使是移动新政时代,收入又怎么会降?而且人工座席也不需要人海战术,从经验上来看,人工陪聊平均每座席可以做到一万条左右一天,个别聊天狂人甚至达到一万八千条/天!人工座席的工资是底薪+按条计价(一到两分钱一条),考核时要考核平均回复条数,毕竟平均回复条数低就意味着初始成本的上升。一个一天收入十几二十万的SP,人工陪聊座席也只需要十几个。

当然,SP也有一些技巧在里面,一般而言,控制每用户条数上限,不要逮住一个猛啃,聊时注意用户情绪,尽量打消用户疑心,区分时间,选较多用户无聊的时间(比如大城市上下班路上,这样的时间用户辨别能力也会降低),避开休息时间以避免制造用户家庭矛盾等等,而且说实话,也有用户本来就盼望收到错发短信的,就象新网民开了信箱收不到邮件会怀疑是否信箱有问题而自己给自己发邮件一样,人有时候会渴望交流,哪怕是随机的,意外的。有次有人收到一看就是骗上行的群发短信,居然认真回复,而且和人家聊起来了,我很奇怪问原因,那人说,闲着也闲着,我说,一条一两块钱啊!人家说,不就十几块钱吗?让我彻底无语。

其实这也算SP行业的进步吧,以前是抢钱,现在好歹还提供点情感交流的服务。

有个小故事,某SP采用人工座席陪聊挖掘群发回复的后续价值以后,有个陪聊的姑娘心肠好,不小心和一个用户多聊了几句,超了上限,吓得给了用户私人联络方式,后来,那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小姑娘,就……被用户给泡走了。自那以后,那家SP就换了作业方式,陪聊对象都改异地的了,也就是说,北京的只负责北京以外地区的。

2006-07-10

SP、毛片、老军医的共同之处
那天MSN上一位朋友神秘兮兮地对我说:**网站是黄色网站啊!
我说:不是黄色网站,没过底线。
他说:你不知道吗?那儿做视频交友。
我说:一条裙子在女孩的腰上飞啊飞,你以为交了钱就可以看到裙子飞走,其实交了钱里面什么都没有。
然后我又说:他们比色情业的职业道德差远了,色情业收钱要提供服务,他们收了钱不提供服务!他们是利用人民群众追求黑市产品的心理啊,要是色情业开放,他们就赚不了钱了。
那边笑。

想起有次有人在论坛发牢骚,卖碟的说是毛片,他买了,结果回家一放,是Discover,我把这事向一个朋友转述,她说:Discover比毛片有价值多了,他想啥呢,还不满足。
问题是,人家要的啥啊?想买毛片买到Discover,会认为值吗?
不过呢,遇到这样的情况,和想看刺激画面交钱的用户一样,都没法在阳光下讨说法,只好打落牙往肚里咽,最多也就论坛上发发牢骚。

治疗性病的“老军医”能大发横财,不也是利用患者本身有问题不愿意光明正大就医的心理吗?这样的钱,赚了也就赚了,有几个受害者会出来讨说法呢?

移动新政以后,我问在SP行业工作的一个朋友新政对他们影响大不大,说根本没影响,包月服务本来就不是最赚钱的产品,最赚钱的产品还是按条的短信,而按条的短信在产品定制里是看不到的,以引诱上行的陪聊举例来说:
SP方群发消息:你在哪儿呢?我都到门口了。
用户接到这条短信,莫名其妙,但是有很大比例会有好奇心,以为真是自己的哪位朋友,会回短信问一下,回的短信都上行到了人工座席,人工座席再根据用户会的内容回复,诱使用户发更多上行短信,一条一到两块钱!
不过无论怎么说,这种手段没法被大公司采用哈,看来大公司都该收购一些小的SP,做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然后包装成干净的业务。

2006-07-05

前天在google黑板报上看到李开复一篇名为“中国 Web 2.0 的责任感 - 大胆假设更要小心求证”的文章(http://googlechinablog.com/2006/06/web-20_30.html),苦笑,web2.0本身是个数学问题,怎么可能用文章里的方法解决呢?
有次和一个MM一起吃饭,因为堵车,她花了29块钱到地方,回程出租车上,我收到她短信“JJ,我到家了,才花17块钱,5555”,很郁闷的口气,我回复“上次我在北四环堵了四十分钟,而且那天大雨!”她看到我有更倒霉的经历,回了条“哈哈”,显然是在比较之下,不郁闷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其实是公众有这样的心理需求,通过知晓、传播别人的不幸来获得自己幸福的虚幻感觉。
公共领域的消息方面,可以通过市场对第一报道人的反馈、约束来解决问题,如果第一报道人总是报道虚假消息,那么公信力降低,市场价值也会降低,传播渠道也是这样,如果合作伙伴转载到的消息总被时间证明是假的,合作伙伴就会因为自己的媒体价值受损而减少甚至取消源于第一报道人的转载。
但是web2.0时代,消息的传播途径变了,对第一报道人的约束没有了,约束更多存在于传播者的质疑,但是这种质疑相对大众媒体所受约束,就显得很无力了,有影响力的大众媒体会因一两条假消息而倒霉,而口口相传的消息,即使事后被证明是假的,会因为找不到第一报道人且很多人都充当了传播者而免于被公众追究。此种情况下,由于传播假消息的成本相差悬殊,web2.0更容易放大假消息。
而且很多时候,公众只是通过这种信谣传谣的活动娱乐一下,他们并不关心事情本身,事情本身和他们也没什么关系。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约束谣言的传播了吗?
MSN上有人说:如果前一段MOP上的魔兽事件发生在我身上,我会发律师信给MOP。
这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虽然说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请律师,但是能被大众传播的坏消息里的主角,通常是有这个条件的,那么,消息的载体如果不主动控制谣言,就将面临法律风险。这样一来,web2.0下的谣言传播成本也将提高,让载体象公众媒体一样自我约束,把问题转化成了数学问题,是要影响力还是要降低法律风险,让载体自己去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