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5-12-28

我想先讲三个故事:
  第一个是动物学家研究某种鸟类时,发现在人工帮助下破壳的鸟生命力很差;第二个是有人看见兔子撞死在树墩上,就不种地天天等着再有兔子撞死,到收获的季节其下场可想而知;第三个是两个洗化用品公司竞争某地市场,一个比另一个先行了一步,推出优惠期内买一送一的政策,结果等另一家公司到那儿的时候,该地区家庭主妇几乎半年内已经没有该项产品的采购计划了。
  想通过这三个众所周知的故事说明这样三件事情:1.对文化侵略的态度,制度的实施需要成本,制度的建立一样需要成本,不经过一定过程建立的制度往往没有生命力;2.没有免费的午餐,必须放弃撞大运的思想;3.正是对盗版的姑息使国内软件厂商日子难过。
  什么叫超水平的保护?中国有人家那么发达的信用体系吗?既然没有,那么怎么样去追究制售盗版碟的?当一件事执行成本太高的时候,是不是只有换个办法才可行?起码就目前来说,用盗版碟的人有台电脑,不象卖盗版碟的那么无迹可循,是不是好查一些?这应该只是解决办法的不同,而谈不上哪个更高哪个更低吧?
  有人说虽然盗版使很多国产软件没发展起来,但是还是有很多活得很好的比如行业软件和杀毒软件,如果哪天MS或者其他大软件公司有中文的适合中小企业的行业软件进来,相信也会被盗个不亦乐乎,还怎么玩?盗版市场就象不种地的农民,那只兔子就是盗版环境下几个幸存的软件,还指望天天有这好事?
  有人说可以在开发工具方面价格太高的盗版,以降低软件开发成本,Linux为什么推广不了?不就因为上面应用程序太少吗?用户的学习精力也是资源,就象家庭主妇的洗化产品采购单一样,是有限的,当被用人家的开发工具做出来的东西占满后,你想再塞别的品种进去?
  我为什么把盗版和文化侵略联系到一起,想不通这些知识分子动不动就说人家如何如何的,却从来不肯考虑一下中国国情,想知道白来福利的滋味吗?去看看澳洲土著就知道了。
  好了,就说这么多,看得懂看不懂就这么回事,不说了,我读书不多也不是文化人,所以也不对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指手画脚了。